<form id="lpvjh"><nobr id="lpvjh"><th id="lpvjh"></th></nobr></form>

<form id="lpvjh"></form>
<form id="lpvjh"><th id="lpvjh"></th></form>

<form id="lpvjh"></form>

<address id="lpvjh"></address>

    <span id="lpvjh"><th id="lpvjh"></th></span>

      新聞詳情

      黃金時代——中國電子產業這十年

      日期:2021-11-27 18:50
      瀏覽次數:476
      摘要: 黃金時代——中國電子產業這十年 過去十年,無疑是中國電子產業發展的黃金時代。根據Wind數據,以申萬上等行為指標統計,2006年1月1日,中國電子產業上市公司共計44家,其A股市值為377億,占國內A股上市公司總市值的2.3%。 而截止2016年9月30日,中國電子產業上市公司共計162家,市值2.02萬億,占國內A股總市值的4.35%。這一數據的背后,是中國電子企業十年間在各個領域的發展和突破。 從終端產品結構上劃分,電子產業可以分為消費電子、PC、智能終端三大門類。其實,這三個門類也基本可以...

      黃金時代——中國電子產業這十年


      過去十年,無疑是中國電子產業發展的黃金時代。根據Wind數據,以申萬上等行為指標統計,2006年1月1日,中國電子產業上市公司共計44家,其A股市值為377億,占國內A股上市公司總市值的2.3%。

      而截止2016年9月30日,中國電子產業上市公司共計162家,市值2.02萬億,占國內A股總市值的4.35%。這一數據的背后,是中國電子企業十年間在各個領域的發展和突破。

      從終端產品結構上劃分,電子產業可以分為消費電子、PC、智能終端三大門類。其實,這三個門類也基本可以代表電子產業在過去半個世紀里的三次浪潮。20世紀70年代,全球電子產業開始從晶體管向集成電路發展。盡管集成電路的多項技術發源于美國,但具備極強工匠精神的日本人卻在這些技術的產業化和工藝完善方面發揮了先導作用,半導體收音機、計算器、石英表、隨身聽、TV等消費電子產品層出不窮,電子產業的產值和在全球經濟結構中的地位不斷提升。

      這個時代里,中國電子產業基本算是個看客。20世紀90年代,以美國為主導的PC時代來臨,Wintel(windows+intel)模式大行其道,亞洲四小龍崛起于全球PC產業鏈的分工和產能轉移,臺灣在工研院以及一群留美博士的帶領下,發展尤為顯著,通過PC產業鏈,一舉奠定其之后多年在全球電子產業中的重要地位。

      此時,中國大陸恰逢市場經濟發展之初,產業基礎薄弱,基礎設施落后,人才匱乏,國內雖然開始大規模接納產業轉移,但中國大陸的企業卻基本沒有機會參與到全球分工之中。

      直至聯想收購IBM,中國電子產業才可謂抓住了PC時代的尾巴。值得注意的是,雖然沒能大規模走向前臺,但在這個時代里,我們卻看到了中國電子產業勇敢的嘗試,PC整機、存儲,大規模集成電路、TFT顯示,被動元器件等多個領域里,我們都看到了中國企業家艱難的身影,有些嘗試幾乎是飛蛾撲火,但從民族工業發展的角度看,卻是難能可貴。

      2007年,蘋果智能手機的出現開啟了移動互聯網的時代,也拉開了全球電子產業的又一次**浪潮。這個時代里,中國電子產業開始在臺灣和日本企業的夾縫中殺出一條血路,全方位開始走向前臺,滲透到全球智能終端的產業鏈中。其中涌現出一大批優良的企業,中國也逐步成為全球智能手機的唯壹制造基地。

      伴隨著2006年以來中國電子產業的發展,中國資本市場也出現如萊寶高科、歌爾聲學、歐菲光、立訊精密、藍思科技等大批各個細分領域的優良企業,在全球產業鏈中獲得一席之地。

      2008年,萊寶高科成為Iphone觸摸屏的首批供應商。歌爾聲學躋身蘋果產業鏈之后,單季度盈利從上市之初的幾千萬一度上升至*高時接近6億。之后,三安光電、歐菲光、京東方等分別在2008年至2012年之間,在被臺灣和日本企業占據多年的領域成功實現逆襲,各自成為全球產業鏈中的主導力量。在平板顯示領域,國內液晶技術起步之初,與日、韓、臺灣企業的差距在十年以上,但在新型顯示Amoled技術上的差距已經大大縮短。

      2014年,全球幾乎只有三星和LG有能力供應Amoled 顯示屏,而到2017年,我們將看到中國企業Amoled產能大規模形成。這些年里,我們還看到了中國電子企業的大手筆并購,立訊精密、信維通信等均通過高質量的并購,實現了產品、技術和客戶結構的升級,通過躋身蘋果等產業鏈,實現內部管理水平的跨越。

      為什么在2006年以后,中國電子產業會發生這些變化?我認為,原因有以下一些方面:

      其一,中國上等、豐富的勞動力是這次產業浪潮能在中國大陸落地的基礎。與PC時代和消費電子時代不同,智能手機更新迭代快,競爭激烈,每一代新機型的推出,都需要供應商在短時間內大批量供貨。另外,大量的制造環節需要手工勞動的介入,穩定的產業工人儲備是產品成功的必然要素。時至今日,除中國大陸之外,再無**個國家或地區具備這種齊全的產業鏈和快速出貨的供給能力。

      其二,國家的產業政策扶持和國有資本的戰略性投入是電子產業發展初期的重要力量。電子產業中的很多領域,強調規模經濟,初始的技術、資金和市場門檻較高,且技術更新迅猛,僅靠民營資本,可以在某些環節滲透,但很難做到遍地開花。持續多年的國家產業發展規劃和戰略性投入,很大程度上起到了產業發展的啟蒙作用,他們作為行業的先鋒,在自身發展的同時,也為行業培養了人才。

      其三,改革開放多年,上等跨國公司持續多年在國內投資,其技術外溢、管理外溢、人才外溢到2006年時已經開始從量變到質變,中國各個領域開始有一批懂管理、懂技術、有國際視野的人才。這些人才滲透在產業鏈中的各個環節,將國外先進的工藝技術和管理經驗應用到民族工業的發展之中,助推國內企業加速追趕。其四、中國企業家飛蛾撲火般的奮斗精神是產業發展不可或缺的力量。

      在中國大陸電子產業追趕的過程中,日本企業和臺灣企業早已形成了技術、人才、工藝、資金等多全方位的壁壘,從理性角度考慮,中國大陸企業當時或許根本就不應該進入這些領域。恰恰是這種大無畏的奮斗精神加上常人難以想象的工作強度,*終造就了中國大陸企業在產業鏈各個環節的突破。中國這一批企業家,可能未必是學歷*高、技術底蘊*好,卻毫無疑問是全球*為勤奮的企業家。其多年的卓絕付出,國外企業家常常難以想象。*后,資本市場的助推。中國資本市場青睞這些高成長的行業,愿意給這些行業一些估值溢價。較高的估值使得這些企業能夠以更低成本、更快速度進行擴大再生產,產能擴張之快,遠超同行。應該說,多方面的綜合原因,使得在智能終端的產業浪潮中,中國大陸企業有機會從幕后走向前臺。

      在中國電子產業所取得的成就背后,仍有一些遺憾值得注意。在日本電子產業發展過程中,其基礎科學也在蓬勃發展。日本先后有數位電子或材料相關領域的科學家因為其杰出貢獻獲得諾貝爾獎,而我國電子產業的科研轉化率卻并不高。至少在上市公司層面,取自于高校、科研院所等單位的科研成果轉化的并不多見,產學研的結合仍是一大難題。

      另外,在臺灣電子產業發展中,涌現出如臺積電等全球上等的企業,這些企業穩固占據著產業鏈的優異位置。而我國電子產業雖有很大進步,但仍多處于改善工藝、拼成本、意圖擠入全球產業鏈的加工環節,離產業的制高點仍有不小差距。*后,中國的人口紅利目前也在遇到很大挑戰。這種挑戰不僅僅是勞動人口的減少,用工成本的上升,還包括低端勞動力素質的下降和心態的改變。

      總結過去,我更愿意將過去的十年稱之為中國大陸電子產業黃金時代的開始;展望未來,我們仍然有很長的路要走。中國電子產業此時的生存境地、產業地位較十年前已大大改觀,但是,應該保持清醒的是,我們追趕的道路也才也剛剛開始,在半導體、材料科學、高精度設備等諸多領域,我們的差距仍十分巨大,這也使得產業鏈的協同**可謂舉步維艱。

      中國*優良的電子企業在意圖走向技術前沿時,所面臨的仍是深深的迷茫。2011年,一位電子產業的**人士在其投資者見面會上講到,“在過去的產業格局中,我們比國外落后3-5年,國內企業比我們落后3-5年。現在,技術的**忽然把我們推到了前沿,我們反而失去了方向感。”此言精辟的點出了初出茅廬的中國電子產業的整體困惑,對于剛剛登上國際舞臺的中國電子企業而言,跨越這種“方向感”將會是下一個十年難以回避的命題,而這需要的不僅僅是勇氣,還需要更大的智慧

      新博体育